Tag Archives: live stream

Metallica in San Rafael, CA 14th November 2020 (live stream)

繼續新常態下的音樂體驗。兩小時的史詩式演出,一個超現實的音樂經驗,令我對 Metallica 多了幾分敬意。

香港時間星期日早上 6 時,天還未亮。我執翻整齊個樣,換上 Metallica 件 band tee,宅在家中準備 “出席” 地球另一端的 Metallica live stream。圍著 Metallica 的是我們 – 一張張來自世界各地 “麥粉” 的臉孔構成的虛擬粉絲牆 (virtual fan wall)。我沒有在熒光幕上找到自己,亦未有被 Metallica 選中即場互動交談,不過絲毫不減我的興致。看著來自世界各地 “麥粉” 一張張友善臉孔,疫情下向大家報平安,心想:世界大同大概是這樣子吧!為何回到現實,不同種族不同國度又會互相猜忌,互相仇恨,互相攻擊?

音樂會前半部是 acoustic,後半部則回歸 metal,除了手本名曲重新編排外,Metallica 更演繹了 Deep Purple 的 When A Blind Man Cries 和 The Animals 的 The House of the Rising Sun。令人耳目一新。

搖滾世界,也許比現實世界更單純。

Lamb of God in Virginia 18th September 2020 (live stream)

因為時差關係,我要在星期六凌晨五時觀看 Lamb of God 遠在 Virginia 的實時演出。天還未亮,四周一片寂靜,我也乾脆不開燈,在漆黑中將手機 miracast 到客廳的電視,戴上 Bose 無線耳機,站在椅子後面,幻想自己身在現場,不過手中那杯不再是酒精,而是特濃咖啡…….都是那一句:身體力行支持音樂產業在疫景中求存。

原本今年與 Megadeth 有一連串巡迴演出的 Lamb of God,因為疫情而延期至明年。

新常態並不可怕,最怕是人窮志短,無心求存。大家都要加油!

Crossfaith in Tokyo 12th September 2020 (live stream)

久違了的拉闊體驗,這次雖然是實時,不過是虛擬。買了“入場卷” ,不用舟車勞頓,不用排隊等候,只需準時 “登入”;Crossfaith 眾人準時出場;沒有現場聽眾的叫囂和 moshpit, Crossfaith 各人依然力竭聲嘶地賣力一小時,絕無欺場。我隔著個芒,不用舉機拍照,但仍不忘 “Cap 圖”(效果不錯吧); 看著不斷湧出熱情澎湃的樂迷留言,我依然看得感動。

上一次的 “實體” 拉闊體驗,原來是去年12月於東京看 U2 了。如今只能在虛擬世界重拾那份情懷,有沒有失落? 我還好吧!期待 VR 技術在音樂產業中越來越成熟。

要適應社會動盪、世紀疫情下的新常態,需要莫大決心、理性、鬥志和豁達。這方面我相信自己是游刃有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