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KITEC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 in Hong Kong 28th May 2019

人本可以雲淡風輕地生活,秘訣是不留戀過去、不憂慮自己不能控制的未來、不在乎錯過大多數人認為 must-see, must-eat, must-go, must-have 的東西;至於正能量,則來自終身學習的生活態度。要擁有這些情操,不容易,但並非不可能。我,每天都在努力培養中。

七年前為了看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休假半天去排隊爭取站前排。七年後他們重臨香港,我卻施施然進場,再沒有朝聖的心態,不再純碎因為他們勾起自己那些既要反叛,又要扮文青的青蔥歲月而去捧場。如今現場再聽他們演繹 Blues from a gun, Teenage Lust, Cracking Up………魄力依然,火爆不再。今時今日連 Jim Reid 也欣然伸手接收台下粉絲獻上的玫瑰花 (!),而不是向台下觀眾掟咪傷人搵監坐……是的,懷舊沒有罪,念舊是美德;不思進取、時刻活在過去諗住食老本才是遺憾 – 至少我對音樂人、對自己都是如此盼望!

下次再見,不知又會是什麼光景?!

Arch Enemy in Hong Kong 4th April 2018

Arch Enemy,一隊來自瑞典的旋律死亡金屬樂隊,久仰大名,這晚還是第一次親臨現場看他們。全場的焦點固然落在女主音 Alissa White-Gluz 身上,無論是她的天使臉孔、死哮唱功、敏捷身手,以至跟樂隊各成員的默契,無不令人驚艷。而這種凶狠的淒美,配合其他隊員的洶湧強悍,令現場觀眾一時不寒而驚慄,一時絕望蒼涼、一時熱血沸騰……..也許這正是死亡金屬的魅力!

細野晴臣新作發行紀念巡演香港站 16th January 2018

細野晴臣,日本電音先驅 YMO 的成員,有友人說他的才華在坂本龍一之上,我其實沒有異議。這是細野首次在香港演出,亦是我第二次欣賞他的現場表演。這次在友人的安排下有機會跟細野 meet & greet,叫他一聲老師 (sensei),來張合照,無憾矣!

YMO (Yellow Magic Orchestra), 一個帶來青蔥歲月無限回憶的名字,亦標誌着日本的光輝歲月。成年後的我無緣看到 YMO “合體” 的現場演出,卻有幸分別欣賞過 YMO 的所有關鍵人物:坂本龍一、高橋幸宏、細野晴臣、“前坂本嫂” 矢野顯子、以至松武秀樹的現場表演。 音樂人沒有拘泥於過去,沒有無時無刻 “想當年",  無須 “食老本” 而依然有市場,  我們總會繼續支持和致敬!

Simon Phillips Protocol Live in Hong Kong 11th January 2018

學生時代學校教的是古典樂,而我卻是聽搖滾樂長大,對於 Jazz Fusion,我自問 “識條鐵”。這晚前來捧場,主要是為了感受搖滾樂界殿堂級鼓手 Simon Phillips 的世界級功架。管他是 rock、jazz、fusion……優秀的樂手總有魅力和本事將人和人聯繫一起。而我亦一直相信:政治、宗教將人類分化; 音樂(以至美食)才能將人和人的關係拉近!

The Chameleons Live in Hong Kong 5th January 2018

2018 年第一 gig! 從東京回來一下飛機就趕去捧場。

關於這場 show, 友人 Michael 早在籌備時就已經向我透露。站在樂迷立場來說,我當然感到雀躍不已 ,畢竟來自英國曼徹斯特的 The Chameleons 是我那些年十分鍾愛的 post-punk 隊伍之一;那些 “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 的青蔥歲月,一些陰沉晦暗的聲音自然令人感動不已。那些年到底 “愁” 些什麼?處身於傳統名校的壓力?父母的期望? 不可以被老師同學看扁的頑強心態?卻原來一切都只是人生小環節,贏在起跑線不代表贏到終點,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問心無愧,把心放寬才是正道。

這個晚上,看到 Mark Burgess (The Chameleons 靈魂人物)的真身,心裡反而感到暖和,為今時今日自己依然有條件任性而感恩,為不管賺蝕仍勇敢地搞這場 show 的友人 Michael 致敬!

願 2018 年世界更美好!

Miss May I Live in Hong Kong 19th December 2017

2017 年最後一 gig – 由 Miss May I 作結!

談到拉闊體驗,今年絕對是超額完成(近乎不可思議)。由年初於博覽館看完 Metallica 後步行到機場乘凌晨機往大阪即日看 Guns n’ Roses、同一個晚上走訪上下半場看 The Kills 和 The Damned、跟 Generation Axe 五位結他之神近距離會面、跟 Megadeth meet & greet (合照不見了的飲恨)、在 Fuji Rock 搭營、帶保護耳塞出席 Loud Park、 在東京看 Anderson Rabin & Wakeman (Yes 仍然在世的另一部份成員)、還有殿堂級的 Tangerine Dream(雖然非原裝陣容)、標誌着日本光輝歲月的電音人物之一松武秀樹、還有 Sting、布袋寅泰,看完又看的 Mono、為 Rugby Sevens 開幕的 Madness、本地薑 Wow and Flutter 週末音樂節、例牌支持的 Clockenflap…….

瘋狂?不,價值觀不同而已;我不熱心購物或儲物(香港地方太矜貴),只熱心花費在回憶、經驗和知識 – 我是 “Fill your life with experiences, not thing. Have stories to tell, not stuff to show.”  的忠實信徒 😀

願 2018 年依然充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