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Grappa’s

Tortoise in Hong Kong 15th May 2014

我的青蔥歲月深受搖擺音樂熏陶,雖然沒有驚天地,泣鬼神的故事,但也算是精神上反叛過,最後還是行了家人想我行的路。無悔 !

成長後,我找不著時間和力氣去繼續憤世嫉俗,反而嚮往過優皮生活,喝着紅酒聽着 Jazz, Fushion, 然後覺得一切太過享樂主義,不是我那杯茶。

再年長一點,對世事依然有自己的立場和看法,但覺得已經沒有必要公告天下,自己並非政客,沒有必要為事事爭論,事事表態,事事交代。電影“激戰”中張家輝說得好 :「我哋到咗呢個年紀,仲有嘢要人哋明白嘅咩?自己明咪得囉。」 正是我的心底話。

所以,Post rock (後搖)的精髓,一種樂手和聽眾在同一空間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