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AsiaWorld-Expo

Guns n’Roses in Hong Kong 20th & 21st November 2018

我常常提醒自己,說話要留有餘地,尤其是 “永不說永不”。

去年一月我專程飛往大阪看他們打着 Not In This Lifetime 口號的世界巡迴演唱會 (詳情按此),好像不看就沒有機會了……..是的,人生苦短,物件佔地方兼不能帶走,還要勞煩後人清理,所以人生在世儲物不如儲回憶,只是 Guns 這個  “沒有今生沒有來世” 派對欲罷不能,長賣長有,亦因為他們未能在大陸開 show 令大陸一眾 Gun 粉必須離鄉別井朝聖,帶挈香港這個彈丸之地可以在博覽館最大場館 Arena 連開兩場 Guns n’Roses 演唱會,作為本土 Gun 粉,哪有不落力捧場的道理?!兩場門票一早到手;錢可以買到門票,“正宗” 搖滾音樂會的好處是管你是什麼達官貴人名人名媛,要近距離在舞台前欣賞演出不能靠錢靠人面,而是必須放下身段兼要有毅力及耐力 (和腳力):一早到會場排隊等候進會場(這次我專誠休假中午十二時到,一行人才得以站前排),站在台前還要全程站穩馬步,以免後面有人乘虛而入…….碰撞是少不免的,身嬌肉貴就不用前來了 😀

如此勞累,值得嗎?對我來說,重點不在於追星 (雖然我每次看 Slash 都會心花怒放 natural high ),重點在於透過自己的 passion 去鍛煉耐力及毅力,已經是一個有價值的過程和回憶。

槍與薔薇,後會有期,永不說永不!

Madonna in Hong Kong 17th February 2016

老實說,在音樂上,我從來不是 Madonna 的粉絲,所以對於她來港開 show,我既沒有君臨天下的興奮、亦沒有去趁熱鬧的心態。正因我的立場一直頗清晰,所以當我四處託人撲飛時,周圍死硬派的樂迷友人都摸不著頭腦,無不好奇地問道:「要陪人去?」既然城中一票難求,我亦不便多說。有就有,冇就冇,唔好問咁多!

好了,門票最終到手,show 亦看完,曲終人散;可以說說我為何「生人霸死地」了。

話說數年前中環一間新的健身室 Ultimate Performance  開幕,入會時需要填寫一份問卷,其中一條問題大概是問人客心目中的 fitness role model 是誰,以便從而得知人客的健身目標云。我對運動界、健身界的名人知道不多,心想:要點名亦應點一些年紀比我大的才 realistic 吧!情急之下心目中只想起兩位 :Madonna 和美國第一夫人 Michelle Obama!我對外籍健身教練說出這兩個名字時,她笑說:那妳寫 Michelle Obama 就可以了!明解,娜姐的例子太極端,怎樣看我也不像有這種先天條件、決心和自律去鍛煉出那種 bodybuilder 的離地體格,當然亦絕對不是我的 dream body!至於第一夫人,起碼她追求的是 healthy fitness(而不是 hardcore fitness),表現出是一種對自己健康負責的生活態度,我 buy!話雖如此,我對娜姐那份衝勁、決心、不言休的氣派倒是非常敬佩。有機會親眼看看她的真身和感受她台上的爆炸力對我來說會是一種 booster!

當晚娜姐在台上的爆炸力和震撼力是不容置疑的,遺憾看不到我期待的腹肌、背肌、人魚線、馬甲線……..會不會是休季期 (off-season)?在緊身舞衣下,她展露的不再是爆肌身段,而是豐滿成熟的女性體態,身手卻依然矯健,鋼管上的功架已經可以徹徹實實的證明:年齡只是一個數字,不要讓它成為自己尋求進步的絆腳石!

Muse in Hong Kong 28th September 2015

上一次在同一地點看 Muse, 原來已經是五年多前的事 (詳情按此)。事隔五年,樂隊成員和樂迷的表現皆成熟了 (我站在第二行亦不用紮穩馬步以防被推倒或被壓至透不過氣)- 這次的主題主要環繞他們的最新 ”概念專輯“ Drones,一個以反戰和政治為題材的作品。事前我一直期待著他們如何通過史詩式的舞台效果和震撼的演奏去展露他們的新突破:會不會是 Pink Floyd The Wall 的延續?單看這次演出的話,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我沒有失望亦十分諒解,要演繹一個艱深的題材的確需要時間去培養一定的功力,和慢慢引導樂迷去適應,以免吃力不討好。據說他們真的計劃將 Drones 改編成音樂劇。作為樂迷,當然樂於見到他們按部就班的去尋求突破,期待他們下一次真的會帶來驚喜 !

Belle and Sebastian in Hong Kong 10th February 2015

年近歲晚,很多事情都要趕,趕,趕。有時節日反而帶來壓力。
有時聽音樂不一定要深奧要思考,能夠放開懷抱去享受一個大派對也是賞心樂事, 這就是我多年來仍熱衷站數小時看show  的原因。現場聽Belle and Sebastian 就好像參加嘉年華一樣,人人盡興而歸 ! 這又豈是帶著耳筒獨樂樂所能比擬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