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薯蓉

Q 彈生煎薯餅

我對沒有什麼咬口的薯仔、薯蓉、薯餅等一向不感興趣,直至我遇上韓式製法(源自盛產薯仔的韓國江原道,聽說亦是中國順德人的家常小吃),就是將薯仔生磨成蓉(重點是無須開粉漿),然後加配料和調味煎成薯餅 (Gamjajeon),煙韌彈牙,驚為天人,從此對薯仔重新估價,亦還了薯仔一個公道 😀

 

材料:

繼續閱讀

免治羊肉薯蓉批 (Shepherd’s Pie) – In honour of David Bowie

兩個月前看 David Bowie 的最新 MV, 我問 :“可否不讓 Bowie 老去?”  請原諒我的膚淺 !

聽到他的死訊, 我問:“可否不讓 Bowie 離去?” 請原諒我的自私!

畢竟是我聽歌歲月的一個最重要人物,影響我對音樂、電影、美學等口味以至某些生活態度。後來喜歡上 David Sylvian、Peter Murphy、坂本龍一、Kurt Cobain、Brian Molko……….等,無非是因為他們或多或少帶點 Bowie 氣質!有幸兩度親眼看 Bowie 的台上風範;如今 Starman 離開地球;我,無憾,但不捨!

心痛了好幾天,重複又重複細聽他的最後遺作,然後忽然醒覺 :離世對一個病入膏肓的人來說不正是一種解脫嗎? 生前光芒萬丈、集萬千寵愛於一身;身後就讓他有體面地低調,有型格地淡出。我相信這才是一代變色龍的意願。反正他已經在最後遺作 Blackstar  中作出了淒美而不煽情的交代,通俗的講,他就是要叮囑班粉絲 :「嗱,找晒數喇,走得 !你地班友唔好再做埋 D 老土嘢失禮我………」所以大家應該收起傷痛,就只保留過去美好的點滴好了 !就連 Bowie 的家人也作出呼籲 : “we welcome everyone’s celebration of his life as they see fit”  (注意:是 celebrate his life, 而不是 mourn his death !)

於是,收起傷痛,我做了一件“離經背道” 的事 – 弄了 Bowie 生前至愛的 Shepherd’s Pie,邪惡但 comforting。他一生以前衛、離經背道見稱,但對於食,他似乎鍾情於經典和平民口味,非常人性化。記得當他推出上一張作品 The Next Day 時,日本的唱片代理為配合宣傳,在銀座一間英式酒吧搞了個以 Bowie 為主題的飲食雙週,Shepherd’s Pie 成為主打食品之一。日本友人邀約同往朝聖,我不喜歡這種商業 綽頭,所以婉拒。回想起來有點兒後悔,做人實在不必事事太執着太講原則,有些你認為絕頂無聊的事,當它成為歷史時,就可能會升格成為美好的回憶。Have fun 最重要!

Ziggy,我的 Shepherd’s Pie 沒有預你,你一路好走, be free! Smiling Face With Smiling Eyes

食譜分享如下 :

材料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