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純素體驗

杏汁山藥麵

一個私房飯局上有人談及哪裡哪裡的杏汁豬肺湯怎樣怎樣,跟著又有人即席口述杏汁豬肺湯食譜,如何洗豬肺、有何食療效用等,我搭訕說我不願意在自己的廚房處理豬肺,杏汁我倒是經常製作的………弊,一時間我好像壞了大家的興致!惟有靜靜躲進廚房弄了這個杏汁山藥麵,山藥麵滑溜,海鹽亦將杏汁的清甜帶出,是我的至愛食譜之一。大家相機先食,然後連湯汁一滴不剩,繼而有人馬上“中醫上身”,說:「杏仁潤肺解燥,山藥健脾益胃,正!食譜唔該!」

食譜如下: 繼續閱讀

韓式炒粉絲 (輕怡版)

對食品製造商來說,每一個飲食潮流都是新商機;在無麩質 (gluten-free) 潮流帶動下,高端超市多了很多無麩質產品,gluten-free 意粉就是其中一種熱賣品。不過睇真 D 這些 gluten-free pasta 的成份,又不外乎是一堆米粉、薯粉等合成物,試過這些沒有麥的意粉,我真心覺得不倫不類。無論別人如何吹捧,對我來說,沒有了美食元素,食物就等於沒有了靈魂,沒有靈魂的飲食是難以持之以恆的。於是,我向身邊 “gluten-free 派” 的朋友推介了這道本來就是 gluten-free 的美食 – 韓式炒粉絲,韓式粉絲的成份是蕃薯,by default 就是 gluten-free 😀

韓國人做這道菜時堅持將材料逐一炒熟才混合在一起,麻煩之餘亦令製成品比較油膩,這裡我就用了比較輕怡少油的方式處理,更保持了食材的多重口感和鮮豔顏色。
材料

繼續閱讀

心得篇:無火 “炒" 菜 (手炒羽衣甘藍)

朋友的十一歲女兒是個乖巧的小廚神,假日姐姐休息就是她大顯身手的時間,有次還包了一大袋餃子 “孝敬” 我,好感動喔!小妹妹最近報了名參加學校的無火無肉烹飪比賽  (no heat no meat cooking competition),其中一道菜要自己設計和即席製作,小妹妹不緊張,倒是她媽媽(即我朋友) 走來問我無火無肉有什麼可做? 我只奉勸一句,新一代有新一代的看法,凡事應該由他們自己去發掘,校方既然出得這個題目,當然想學生們從中得到啟發,而不是想我們這些路人甲在旁說三道四、指手劃腳。況且,烹飪最高境界不是拿著別人的食譜 “搬字過碟” ,而是明白食材的特性和每一步驟的原理,再加入自己的創意或風格,然後有 heart 地表達出來。

就如羽衣甘藍,很多人只知道它有益,但卻很少人真心喜歡吃未經處理的羽衣甘藍。未經處理的羽衣甘藍又苦又澀,纖維又厚又硬,放在口裡感覺自己變了隻牛 – 在𡁻草!其實處理這些纖維多又帶苦澀的深綠色蔬菜,可以利用鹽和適度 “按摩” 蔬菜,令纖維分解軟化,效果就有點像煮過一樣(很多生機素食者就是以這方法 “炒” 菜);加醋或檸檬汁則能中和菜腥和苦澀味,油份則可以增進食材的口感。

大家不妨試試這道手“炒”羽衣甘藍,也許從此對羽衣甘藍改觀 😀

材料繼續閱讀

雜菌淮山白汁意粉

身邊有不少 “為飲食而生存” 的食友酒友,最近不約而同的追問我到底我屬哪一個 “陣營”。我起初真的摸不著頭腦 : 我沒有擔任公職,沒有政黨背景,何來 “陣營”?!原來他們所指的是飲食潮流的不同流派。以前的所謂健康餐單主要集中在卡路里的計算,現代的飲食法就多姿多彩得多了,有人奉行生酮飲食 (ketogenic)、有原始人飲食 (paleo)、有純素 (vegan),有低碳高蛋白質、有無麩質 (gluten-free)、有間歇性斷食 (intermittent fasting)、大自然長壽飲食 (macrobiotic)………..

到底我屬於哪一個 “陣營”? 有出版界都有問我同一個問題 (謝謝他們對 “Foods Sensei 法外廚" 的關注)。

我發現有不少人當他們熱衷於某一種飲食概念時,會像著了魔的不斷向周圍人推銷,更不容許旁人有任何質疑,總之就 “信者得救,否則就是自甘墮落”。面對這種 “熱戀中” 的人,我通常只聆聽,不予置評;真的要回應的話,最多只會百搭的說:每個人的基因、體質、生活環境、對自己的要求不同,你自己覺得舒服、健康體能都有改善就可以了。

所以,跟現實生活一樣,我其實不屬於任何既定 “陣營”,我主要是聆聽自己的身體而已。至於純素概念,反而是基於我對未來世界一種循序漸進的適應方式 (我真心認為素食成為主流是大勢所趨,等同現在的無翅酒席)- 當你想像十年後的世界會是怎樣時,現在就應該要作出準備和部署。小心,我追求簡約生活,卻不是佛系女 😀

今次主題依然是純素。主角是高營養低熱量的淮山 (即山藥或日本人叫的山芋)。“深夜食堂” 裡的生山芋蓉拌飯未必人人接受, 所以這次我跟大家分享這道用淮山蓉加豆漿製成的白汁雜菌意粉。

材料繼續閱讀

涼拌珊瑚草

有人以為同行一定如敵國,同行加上同是女人就一定不共戴天。凡事並非絕對,而我就一直相信「同行非敵國船大不爭海」這道理,事實上我們都會互相尊重,都有凡事留有餘地的修養。最近和幾位女律師去了台北一趟,是一個兩夜三日純玩純食之旅,大家不算是什麼閨密,抱負不同、興趣不同(可能政見都不同,但我們一向不談這個,免傷和氣),但總算相識多年又頗投契,至於能否相處兩夜三日仍能相安無事,作為搞手的我都有憂慮過(到底一人一間單人房好還是 twin room 好? 如果 twin room,誰跟誰同房?………)。幸好整個旅程都在愉快氣氛中進行,在笑聲中結束。難得的是我們雖然各有各的喜好,但旅途中仍能互相包容共同進退,例如對珠寶首飾有興趣的 S 律師提議去逛珊瑚首飾專門店,我們都樂意奉陪,對珠寶首飾一竅不通的我來說可謂大開眼界,原來珊瑚製成品可以是天價。大概我沒有豪客的台型,所以店員沒有積極的向我推介。S 律師問我有沒有看中什麼,我笑說:我饞嘴,我比較鍾情珊瑚草 😀

就讓我分享一個珊瑚草食譜吧!

材料

繼續閱讀

“綠” 咖哩鷹嘴豆

假如你們在 FB 仍看到這篇貼文的話,我可以告訴大家最近我最熱衷的話題是 “如何淡出 FB” 和 “後 FB” 的生活型態。 事實上,IG 我早就關掉,個人 FB 戶口亦大部份時間處於登出狀態;在 FB 徹底沒落前,我仍會偶然登入去瀏覽一些我真正在乎的資訊內容。不要以為我想斷絕六親啊,事實上,真正的友誼從來不是靠社交網站來維繫的,記得你生日的不用 FB 提醒也會跟主動你道賀吧,互相記掛的總會找時間聚聚….. 😀

會不會與世界失去聯繫?不會吧,我只嫌資訊太多,分散了我的專注力,反而 “selective ignorance” 才是對抗 ”資訊氾濫” 的策略。

其實很多人之所以沉迷社交媒體,可能是基於它為我們提供了一個表現自己的平台,晒命也好,無病呻吟也好,以貼文去建立自己的形象,去引導別人如何看待自己。不知不覺地,我們變成每事或多或少都 edit 過才上載。然後驀然回首,發現 FB 上那個人根本不是自己。

這道綠咖哩食譜我可沒有改圖啊 – 泰國青咖哩雖然叫 green curry, 但通常都是曖曖昧昧青與白之間,加入菠菜除了加強質感亦令製成品不需改圖亦能吸睛,絕對符合 green curry 的描述 😀

材料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