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白粥

關東遼參粥

是童年陰影也好,是錯誤的“家教”也好,我認為一些無厘頭的恐懼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克服 !!

從小就聽母親說海參像大條的水蛭 ,所以鮑參翅肚中,從沒有見過母親烹調海參 !

什麼是水蛭 ?還記得八歲那年,我隨家人到新界(當時的郊外)遊山玩水,在玩水期間我被吸血的水蛭所襲 !!自此,無辜的海參就成為我的禁忌,怕牠們浸發後軟綿綿,滑潺潺,像要在水中復活的樣子。

海參在我的心目中得到平反,要感謝的是我的港大校友黃双如小姐。某年從她的第一本烹飪書【双如談食】中讀到數篇關東遼參食譜,其中有以下的描述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