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當歸

偽・頹飯 – 當歸黃芪牛丼

多謝日劇 “孤獨美食家” 和 “和歌子酒” 提醒我 mindful eating 才是享受食物真味的最高境界。劇中無論五郎還是和歌子都是懶理周遭環境和雜音,只全情專注眼前。熒光幕上的食品雖然不一定精緻,但無不洋溢着令人溫暖和幸福的感覺。

很多人認為牛丼是日本人的 “頹飯”。對我來說,一頓飯的頹與不頹,不在乎名氣、價錢、賣相、營養、環境,只在乎進食時的心情、心態。試過通宵加班、有家歸不得、但可以 “有大食大 claim 公數” 叫外賣的人自會明白。我也嚐過不少三更半夜會議室內邊吃五星級酒店的鮑魚帶子粥、邊無止境的校對招股書、患得患失等天光 bulk print 的滋味。回味嗎?絕不;因為食而完全不知其味。此情此景,吃什麼對我來說也是 “頹飯”。

我將牛丼改編成我最喜愛的 “私房藥膳食譜” 之一,貪其可塑性高,牛丼的濃甜煮汁,原來跟當歸、黃芪很匹配。華麗轉身後的牛丼應配搭什麼飲品呢?五郎大概還是選冰凍烏龍茶;和歌子會選生啤、冷酒、熱燗還是依我建議來一杯鹿兒島黑糖燒酎? 😀

材料 (2 人份量):

繼續閱讀

當歸花生豬腳醬油煮 (藥膳習作:血虛篇)

有些食材頗有性別歸屬。當歸,很女人;不過就曾經有男士告訴我很愛當歸的味道,說感覺很療癒,只是不敢買回家自奉!至於豬手豬腳,去粉麵店一男一女點雲吞麵和豬手麵,店員端上時總是將豬手麵放在男士面前。男人的浪漫除豆腐火腩外,還有南乳豬手吧!作為女士,我也愛豬腳,不過就寧願躲在家中大快朵颐 。

當歸加上豬腳,用醬油炆煮,連原本不愛當歸的我也對當歸改觀。是的,真的很療癒!

一道療癒的藥膳菜式,更適合血虛體質人士。

血虛型體質的一般特徵:臉色蒼白或萎黃、眼睛和皮膚乾燥、唇色淡白、指甲蒼白、頭暈眼花、心悸、身體消瘦、四肢麻木、失眠多夢、舌体痩小、舌苔白、便秘、脈細無力等症狀(注:上述為一般情況,個別情況應以專業中醫師辨證為準)

材料 (4人份量):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