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淮山

山藥豇豆牛肉卷 (藥膳習作:氣虛篇)

大聲唔一定冇禮貌,陰聲細氣唔一定斯文(可能是氣虛而已)。「難怪香港人平均壽命比日本人長!」日本友人 “明讚暗踩” 地說。所以溫馨提示:返鄉下要扮鄉里的話就要扮下 “氣虛” 收斂一下聲浪喇 😀

虛,即是不足;氣虛,英文譯作 Qi deficiency。新常態全天候下一個接一個的 Zoom 會議,“唔夠氣” 不足為奇。“唔夠氣” 不單單指心肺功能,而是泛指某臟腑、經絡或全身機能衰退的亞健康現象。現代人的通病吧!

氣虛常見症狀:面色蒼白或萎黃、少氣懶言、語聲低微、疲倦乏力、健忘、頭暈目眩、易感冒、呼吸氣短、心悸自汗、食欲不振、肚瀉、舌質淡白、舌体胖、舌邊歯痕、舌苔白、尿頻、漏尿、脈虚無力等。(注:上述為常見情況,個別情況應以專業中醫師辨証為準)

基本治療方法:補氣; 另外,視乎氣虛的器官,如:

脾氣虚→「補脾氣」→「補脾益氣」

肺氣虚→「補肺氣」→「補肺益氣」

心氣虚→「補心氣」→「補心益氣」

腎氣虚→「補腎氣」→「補腎益氣」

這個題目我選了平和的山藥做我的藥膳習作。

材料 (2人份量):

繼續閱讀

雜菌淮山白汁意粉

身邊有不少 “為飲食而生存” 的食友酒友,最近不約而同的追問我到底我屬哪一個 “陣營”。我起初真的摸不著頭腦 : 我沒有擔任公職,沒有政黨背景,何來 “陣營”?!原來他們所指的是飲食潮流的不同流派。以前的所謂健康餐單主要集中在卡路里的計算,現代的飲食法就多姿多彩得多了,有人奉行生酮飲食 (ketogenic)、有原始人飲食 (paleo)、有純素 (vegan),有低碳高蛋白質、有無麩質 (gluten-free)、有間歇性斷食 (intermittent fasting)、大自然長壽飲食 (macrobiotic)………..

到底我屬於哪一個 “陣營”? 有出版界都有問我同一個問題 (謝謝他們對 “Foods Sensei 法外廚" 的關注)。

我發現有不少人當他們熱衷於某一種飲食概念時,會像著了魔的不斷向周圍人推銷,更不容許旁人有任何質疑,總之就 “信者得救,否則就是自甘墮落”。面對這種 “熱戀中” 的人,我通常只聆聽,不予置評;真的要回應的話,最多只會百搭的說:每個人的基因、體質、生活環境、對自己的要求不同,你自己覺得舒服、健康體能都有改善就可以了。

所以,跟現實生活一樣,我其實不屬於任何既定 “陣營”,我主要是聆聽自己的身體而已。至於純素概念,反而是基於我對未來世界一種循序漸進的適應方式 (我真心認為素食成為主流是大勢所趨,等同現在的無翅酒席)- 當你想像十年後的世界會是怎樣時,現在就應該要作出準備和部署。小心,我追求簡約生活,卻不是佛系女 😀

今次主題依然是純素。主角是高營養低熱量的淮山 (即山藥或日本人叫的山芋)。“深夜食堂” 裡的生山芋蓉拌飯未必人人接受, 所以這次我跟大家分享這道用淮山蓉加豆漿製成的白汁雜菌意粉。

材料繼續閱讀

蒲燒豆腐淮山紫菜餅

下廚是我的 passion (之一),但工餘時間實在有限,而烹飪領域卻是無涯,所以在廚藝上我一直在為自己找一個較為明確的方向、一個可持續性的方向去延續這 passion。近期我熱衷素食烹飪,少不免有人會追問原因 – 當然不是受了什麼打擊或得了什麼啟蒙;正確的素食對健康的好處很多達人已作過 “見證”,亦不用我幫手宣傳。我選素食烹飪作為 “主修領域”,是由於素食的可持續性,和我覺得它是飲食文化的大趨勢。就正如我到超市、快餐連鎖店一定選用自助售賣機一樣,這是店鋪銷售形式的大趨勢,一定要熟習。

前人常說:「冬吃蘿蔔夏吃薑」,那麼秋天又適合吃些什麼呢?據說秋天更加需要「健脾化濕」,因為人體在秋天把脾胃養好了,才能為冬天做好準備 (假如我們還有冬天的話)。提到健脾養胃,我推介高營養低熱量的淮山 (即山藥或日本人叫的山芋)。“深夜食堂” 裡的山芋蓉拌飯未必人人接受, 所以這次我跟大家分享這道外形似曾相識的豆腐淮山紫菜餅! 單看賣相,你硬要說它像鰻魚飯我也無話可說😄,素食烹飪其實跟分子料理一樣可以很好玩!

材料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