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闊體驗

暴走東京 32 小時:Sonic Mania 2018

2018 年 8月17日早上 8 時飛抵成田機場,翌日下午 4 時從成田起飛回港,32小時的旅程非常緊湊,甚至不用下榻酒店 。來去匆匆,徹夜不眠到底幹什麼?

Summer Sonic 音樂節的前夜祭活動 Sonic Mania,由晚上 10時至凌晨 5時舉行。今年 “妹仔大過主人婆” (我個人認為),帶來了 Nine Inch Nails 和 My Bloody Valentine,Nine Inch Nails 固然是我的主菜,也難得 My Bloody Valentine 同場演出,“性價比” 自然高。無須酒精,無須能量飲品,我面不改容的站足 7 個多小時看至打烊,隨著 Denki Groove 的電音 “un” 至打烊。 同行一長跑好手友人問我 “投降未”,我說 “未,仲有大把貨!去成田山食埋鰻魚飯才出機場,如何?”

平日積極累積元氣是我一貫的策略 😀

「以山谷為鄰,以音樂為伴」:Fuji Rock Festival 27th-29th July 2018

又是日本一年一度為期三天「以山谷為鄰,以音樂為伴」的國際音樂祭 Fuji Rock Festival。事前一看以 hip hop 和電音為主打的表演名單,已決定以佛系心態參與今年的 Fuji Hip Hop Festival。我不是抗拒 hip hop,畢竟在無敵森林山景包圍下,基本上聽什麼都會是樂事;只是既然不是自己最心儀的隊目,一切就可以隨緣,不用無時無刻擔心顧此失彼,緣份到了自然會觀賞。即使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 ) Bob Dylan 出場時我也沒有爭企前排,只是隨意的在草坪後方找個舒適位置仰望夜空,hea 住欣賞,感覺出奇地良好,甚至奢侈、離地。

今天的搖滾,絕對是奢侈品!

Arch Enemy in Hong Kong 4th April 2018

Arch Enemy,一隊來自瑞典的旋律死亡金屬樂隊,久仰大名,這晚還是第一次親臨現場看他們。全場的焦點固然落在女主音 Alissa White-Gluz 身上,無論是她的天使臉孔、死哮唱功、敏捷身手,以至跟樂隊各成員的默契,無不令人驚艷。而這種凶狠的淒美,配合其他隊員的洶湧強悍,令現場觀眾一時不寒而驚慄,一時絕望蒼涼、一時熱血沸騰……..也許這正是死亡金屬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