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闊體驗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 in Hong Kong 28th May 2019

人本可以雲淡風輕地生活,秘訣是不留戀過去、不憂慮自己不能控制的未來、不在乎錯過大多數人認為 must-see, must-eat, must-go, must-have 的東西;至於正能量,則來自終身學習的生活態度。要擁有這些情操,不容易,但並非不可能。我,每天都在努力培養中。

七年前為了看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休假半天去排隊爭取站前排。七年後他們重臨香港,我卻施施然進場,再沒有朝聖的心態,不再純碎因為他們勾起自己那些既要反叛,又要扮文青的青蔥歲月而去捧場。如今現場再聽他們演繹 Blues from a gun, Teenage Lust, Cracking Up………魄力依然,火爆不再。今時今日連 Jim Reid 也欣然伸手接收台下粉絲獻上的玫瑰花 (!),而不是向台下觀眾掟咪傷人搵監坐……是的,懷舊沒有罪,念舊是美德;不思進取、時刻活在過去諗住食老本才是遺憾 – 至少我對音樂人、對自己都是如此盼望!

下次再見,不知又會是什麼光景?!

佛系 J-pop :薬師寺寛邦 in Hong Kong 10th December 2018

作為 Hidden Agenda (現為This Town Needs ) 的常客,這晚對我來說是不一樣的體驗,大概負責人阿和見到我出現也有點奇怪吧。這晚的日系表演者不是 Envy, 不是 Mono,是由潮僧侶薬師寺寛邦演繹久違了的  J-pop,環顧到場的觀眾也跟我平常遇到的很不同,令我想起很多失散多年的日語同學!大家一切可好嗎?懐かしーい………….

話說我主要是聽英美搖滾長大,並不是  J-pop;那些閉關唸日語的日子,曾經對 J-pop 熱衷過一陣子,那時日語老師、先輩等總向我們推薦老歌,如北國之春,希望引導我們欣賞優美有質素的日語歌詞;只是年少氣盛,總要唱反調,去  Big Echo 唱 K 只愛選唱動畫主題曲、Oricon 榜上的熱播曲目…..於是又學了一堆無甚厘頭的流行語。

這晚薬師寺寛邦的曲目淺白易上口,內容主要圍繞著歌者對家鄉、家人的思念、家的回憶 (母親在廚房、父親看電視喝啤酒、自己只顧看手機,然後一家人一起吃飯,繼而口角….等等光景),絕對適合初中級日語教學用,聽了一段後即可跟著唱,同行友人見我好像首首歌都識唱幾句,還問我是否 “備課” 而來 😀

僧侶身份加上袈裟包裝玩  J-pop 固然有 noise, “工餘” 可以做回自己也是令人羨慕的;至於我,這晚我最享受還是雙手合十聽現場的摩登「般若心經」, 善哉,善哉!雙手合十 emoji的圖片搜尋結果

Polyphia & Marty Friedman in Hong Kong 24th November 2018

有很多人既放不下過去,又憂慮未來,所以常常悶悶不樂,亦錯失眼前一切。

學習專注此時此刻 –  Mindfulness, 是我近日深感興趣的一套生活態度,對減壓、穩定情緒、控制食量方面真的很有幫助,但對習慣 multitasking 的都市人來說,又談何容易!此時此刻,我已經想着上載完這篇網誌後跟著要做什麼………..然後又將專注力呼喚回來。

以 Polyphia 為主打和壓軸的一個晚上,又有本土樂手 Jason Kui 作暖場,大家期待的卻是 Marty Friedman,Megadeth 前結他手, 一個放下過去移民到日本從頭開始的樂手,就連音樂風格也反映他對昔日毫不留戀,Megadeth 迷專程來朝聖的話,這個晚上可能會失望。至於我,我正在學習 mindfulness – 專注眼前一刻,已經大滿足!

Franz Ferdinand in Hong Kong 23rd November 2018

連續兩晚衝鋒陷陣看 Guns n’ Roses,  這晚來到灣仔修頓室內場館看 Franz Ferdinand, 心情可以稍為放鬆;開場前在 Le Quinze Vins 從容地喝喝 Sancerre,散場後去新九記義無反顧地吃吃豬雜撈麵,好好補充能量(是的,本週還有第四場!),他們的新作我還來不及聽,只見主音 Alex Kapranos 一舉手一投足愈來愈有 Brett Anderson (Suede) 的 “師奶殺手" 風格,唔好玩啦! 😀

Franz Ferdinand 之後,又要繼續朝聖!

Guns n’Roses in Hong Kong 20th & 21st November 2018

我常常提醒自己,說話要留有餘地,尤其是 “永不說永不”。

去年一月我專程飛往大阪看他們打着 Not In This Lifetime 口號的世界巡迴演唱會 (詳情按此),好像不看就沒有機會了……..是的,人生苦短,物件佔地方兼不能帶走,還要勞煩後人清理,所以人生在世儲物不如儲回憶,只是 Guns 這個  “沒有今生沒有來世” 派對欲罷不能,長賣長有,亦因為他們未能在大陸開 show 令大陸一眾 Gun 粉必須離鄉別井朝聖,帶挈香港這個彈丸之地可以在博覽館最大場館 Arena 連開兩場 Guns n’Roses 演唱會,作為本土 Gun 粉,哪有不落力捧場的道理?!兩場門票一早到手;錢可以買到門票,“正宗” 搖滾音樂會的好處是管你是什麼達官貴人名人名媛,要近距離在舞台前欣賞演出不能靠錢靠人面,而是必須放下身段兼要有毅力及耐力 (和腳力):一早到會場排隊等候進會場(這次我專誠休假中午十二時到,一行人才得以站前排),站在台前還要全程站穩馬步,以免後面有人乘虛而入…….碰撞是少不免的,身嬌肉貴就不用前來了 😀

如此勞累,值得嗎?對我來說,重點不在於追星 (雖然我每次看 Slash 都會心花怒放 natural high ),重點在於透過自己的 passion 去鍛煉耐力及毅力,已經是一個有價值的過程和回憶。

槍與薔薇,後會有期,永不說永不!

Clockenflap 9th~11th November 2018

年度盛事 (一年前已經買了早鳥票),三天套票我只看了兩天 (正確來說是兩晚),今年是佛系心態參與 😀  日間還抽空去了 Palace ifc 看電影 Bohemian Rhapsody,A 貨 Queen 的演出已足以令人喊餐飽,步出戲院,回到現代,返回 Clockenflap 會場,一切頓時變得黯然失色;幸好 Jarvis Cocker 和 David Byrne 及時將我從那些年帶回來。 珍惜眼前一刻,Mindful living 的藝術, 本應如此 !

盼望明年有多些驚喜。

暴走東京 32 小時:Sonic Mania 2018

2018 年 8月17日早上 8 時飛抵成田機場,翌日下午 4 時從成田起飛回港,32小時的旅程非常緊湊,甚至不用下榻酒店 。來去匆匆,徹夜不眠到底幹什麼?

Summer Sonic 音樂節的前夜祭活動 Sonic Mania,由晚上 10時至凌晨 5時舉行。今年 “妹仔大過主人婆” (我個人認為),帶來了 Nine Inch Nails 和 My Bloody Valentine,Nine Inch Nails 固然是我的主菜,也難得 My Bloody Valentine 同場演出,“性價比” 自然高。無須酒精,無須能量飲品,我面不改容的站足 7 個多小時看至打烊,隨著 Denki Groove 的電音 “un” 至打烊。 同行一長跑好手友人問我 “投降未”,我說 “未,仲有大把貨!去成田山食埋鰻魚飯才出機場,如何?”

平日積極累積元氣是我一貫的策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