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闊體驗

Metallica in San Rafael, CA 14th November 2020 (live stream)

繼續新常態下的音樂體驗。兩小時的史詩式演出,一個超現實的音樂經驗,令我對 Metallica 多了幾分敬意。

香港時間星期日早上 6 時,天還未亮。我執翻整齊個樣,換上 Metallica 件 band tee,宅在家中準備 “出席” 地球另一端的 Metallica live stream。圍著 Metallica 的是我們 – 一張張來自世界各地 “麥粉” 的臉孔構成的虛擬粉絲牆 (virtual fan wall)。我沒有在熒光幕上找到自己,亦未有被 Metallica 選中即場互動交談,不過絲毫不減我的興致。看著來自世界各地 “麥粉” 一張張友善臉孔,疫情下向大家報平安,心想:世界大同大概是這樣子吧!為何回到現實,不同種族不同國度又會互相猜忌,互相仇恨,互相攻擊?

音樂會前半部是 acoustic,後半部則回歸 metal,除了手本名曲重新編排外,Metallica 更演繹了 Deep Purple 的 When A Blind Man Cries 和 The Animals 的 The House of the Rising Sun。令人耳目一新。

搖滾世界,也許比現實世界更單純。

Lamb of God in Virginia 18th September 2020 (live stream)

因為時差關係,我要在星期六凌晨五時觀看 Lamb of God 遠在 Virginia 的實時演出。天還未亮,四周一片寂靜,我也乾脆不開燈,在漆黑中將手機 miracast 到客廳的電視,戴上 Bose 無線耳機,站在椅子後面,幻想自己身在現場,不過手中那杯不再是酒精,而是特濃咖啡…….都是那一句:身體力行支持音樂產業在疫景中求存。

原本今年與 Megadeth 有一連串巡迴演出的 Lamb of God,因為疫情而延期至明年。

新常態並不可怕,最怕是人窮志短,無心求存。大家都要加油!

Crossfaith in Tokyo 12th September 2020 (live stream)

久違了的拉闊體驗,這次雖然是實時,不過是虛擬。買了“入場卷” ,不用舟車勞頓,不用排隊等候,只需準時 “登入”;Crossfaith 眾人準時出場;沒有現場聽眾的叫囂和 moshpit, Crossfaith 各人依然力竭聲嘶地賣力一小時,絕無欺場。我隔著個芒,不用舉機拍照,但仍不忘 “Cap 圖”(效果不錯吧); 看著不斷湧出熱情澎湃的樂迷留言,我依然看得感動。

上一次的 “實體” 拉闊體驗,原來是去年12月於東京看 U2 了。如今只能在虛擬世界重拾那份情懷,有沒有失落? 我還好吧!期待 VR 技術在音樂產業中越來越成熟。

要適應社會動盪、世紀疫情下的新常態,需要莫大決心、理性、鬥志和豁達。這方面我相信自己是游刃有餘的。

U2 in Japan 4th December 2019

今夕何夕?

日期 : 2019年 12 月 4 日 (星期三)

地點:日本埼玉超級競技場(Saitama Super Arena)

半年前大家興高采烈、準時地在網上撲飛;然後訂機票、酒店……..單是過程已興奮不已,畢竟 U2 算是我們那些年少輕狂、為憤怒而憤怒年代的回憶之一。半年後,社會環境已經變得翻天覆地,幸好人年長了,閱歷多了,懂得隨時調整心態、做好情緒管理 – 從事法律專業,本來就需要時刻保持理智冷靜,凡事只需「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就是了,什麼顏色、什麼立場從來就不應是考慮範圍。

可能正正因為自己的冷靜理智,在看到 Bono 出場的一刻時,反而有點反高潮的感覺。對不起,到了這個年紀,我已經不會為空談、口號、吹水、美言、粗口等所感動!唱就唱啦 😀

Larkin Poe in Hong Kong 18th September 2019

如果你問:我對這對來自喬治亞州玩藍調搖滾的姊妹花到底有多少認識?我只能說:連我心儀的結他手 Joe Bonamassa 都推薦,沒有不前來支持一下的道理吧!更要支持的,就是這場 show 的搞手  – 藝高人膽大的老友 Michael,這個時勢,輸少少已經算贏;至少贏了一班好友齊齊前來撐場,完場時大夥兒跟姊妹花齊齊整整來張全家幅。下次如此人齊又會是何時何地呢?那時又會是什麼光景呢?Until then, 大家都好好保重啊!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 in Hong Kong 28th May 2019

人本可以雲淡風輕地生活,秘訣是不留戀過去、不憂慮自己不能控制的未來、不在乎錯過大多數人認為 must-see, must-eat, must-go, must-have 的東西;至於正能量,則來自終身學習的生活態度。要擁有這些情操,不容易,但並非不可能。我,每天都在努力培養中。

七年前為了看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休假半天去排隊爭取站前排。七年後他們重臨香港,我卻施施然進場,再沒有朝聖的心態,不再純碎因為他們勾起自己那些既要反叛,又要扮文青的青蔥歲月而去捧場。如今現場再聽他們演繹 Blues from a gun, Teenage Lust, Cracking Up………魄力依然,火爆不再。今時今日連 Jim Reid 也欣然伸手接收台下粉絲獻上的玫瑰花 (!),而不是向台下觀眾掟咪傷人搵監坐……是的,懷舊沒有罪,念舊是美德;不思進取、時刻活在過去諗住食老本才是遺憾 – 至少我對音樂人、對自己都是如此盼望!

下次再見,不知又會是什麼光景?!